忍者ブログ
企劃物放置處
Calendar
<< 2017/12 >>
SMTWTFS
12
3456 789
10111213 141516
17181920 212223
24252627 282930
31
Recent Entry
Recent Comment
Category
11   10   9   8   7   6   5   4   3   2  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想要否定那事物存在的意義。
所以要比誰都了解其存在意義。




天空乾淨的一片云都看不見。

天氣晴朗風和日麗,貓兒們懶懶地趴在陽光照射之處午睡,行人們或快或慢,踩著自己的步伐前往各自的目的地。
做著夢,或者爲了自己的夢想行動著。

「……糖果雨。」
荷露貝爾望著遠方——如同看著虛無一樣,沒有焦點的視線。從她口中冒出的單詞,幼稚地有點不符合她的年齡或者職業。蹲坐在她身邊的黑貓打了個哈欠,蹲坐在黑貓身邊的黑服傭兵稍微有些在意般地抬頭詢問。
「糖果雨?」
「是啊,小時候有過這樣的夢想呢。」

那是很小的時候……在某個陰雨天,趴在窗前望著外面時所做的夢。
如果能下一場糖果雨,就能有吃不完的糖果。漫天亮晶晶的果糖反射著五顏六色的光、精美包裝下藏著驚奇美味,那一定是每個小孩子都樂意見到的情景。
但是無論向聖誕老人許願、或者是向神明祈求,這個願望都不會實現。將想法說給商賈出身的父母聽,也只被當成充滿稚氣的白日夢看待。

『雨啊,是天上有雲才會落下的。而雲的成份是水,所以才有可能降下同樣成份是水的雨、雪、冰。這些書上都有寫,別再做不切實際的夢,多去看書吧。』
工作中負責管理賬本的母親是這樣說的。而一直忙碌於金錢交易和人情交際的父親則這樣罵道。
『你要是拿做夢的時間想辦法賺點錢,買上足夠的糖果僱幾個人幫你從高處灑不就好了?』

聽著她過去的事情,媞塔發出短暫、有點刺耳的笑聲。
「……真現實啊。」
「是現實主義者呢。」
兩種回答,前者告訴你這個夢無法實現,後者實現的卻是變質了的夢。
儘管兩者互相矛盾,卻都指出幼年少女的「糖果雨」只能是異想天開。

「因為討厭父親的說法,所以我選擇去唸書,最後也只能學到徹底否定這個夢的方法而已。」
「變成不會做夢的女人了?」
唔。荷露貝爾點點頭,又搖了搖頭,語調突然變得輕快起來。
「是變成會否定其他人夢想的無趣女人了呢!所以,我才會來到曼徹斯特。」
「那還真是差勁的女人。」
「是啊。我沒法對那顆樹抱有好感,明明是拋棄人類歷史的事物、明明不願意回到地上,人們卻嚮往著那邊——就好像沿著歷史走回頭路一樣。」
結果,少女被自己的想法所困,變得比誰都需要了解那顆樹的事情。
爲了否定它,而必須先承認它。自知身陷矛盾卻又不肯回頭,真是……。

「對了。怎麼會突然想起糖果雨的?」
抱起看起來快睡著的黑貓站起身,像是想要結束之前的不悅話題那樣,媞塔問道。
對此,學者少女抬頭看向天空。
「我剛才呀,好像看見了糖果雨。一顆一顆、乘著風飄了下來。」
它們是那麼的輕、那麼的透明、陽光穿透并散發著彩虹般的光芒,就好像沒有實體一般,即使伸出手也未必能碰到它們。
「……此話當真?」
「如果你願意相信的話。」
如果這不是白日夢、或者飛蚊症或者其他幻視,符合少女所見的只有那毫無可信度的傳聞顯靈這一可能——這樣的話、真是莫大的諷刺。

「能當做夢就好了。」
「是啊。我可是學者呢。」
下午茶的時間到了喲。荷露貝爾回頭對著媞塔笑道,在她的臉上看不出一點猶豫或苦惱的影子。
但是那感情一定存在吧。
就好像傭兵看不見學者所說的糖果雨那樣。

無法自解的二律背反(Mutually Exclusive Dichotomy)。
PR

コメント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プロフィール
HN:
Erinoko
性別:
非公開
P R
Template & Icon by kura07 / Photo by Abundant Shine
Powered by [PR]
/ 忍者ブログ